相关新闻
面包屑当前位置:岳峰新闻 > 汽车 > 老想网赌-这座魔都边的小村庄为理想者归乡亮起“灯塔”:邀你来做新乡绅

老想网赌-这座魔都边的小村庄为理想者归乡亮起“灯塔”:邀你来做新乡绅

发布时间:2019-12-22 17:27:04    浏览次数:2314

老想网赌-这座魔都边的小村庄为理想者归乡亮起“灯塔”:邀你来做新乡绅

老想网赌,每一个理想村,

都是一群人后半生故事的开启

- 乡伴计家墩 -

no.1 | 壹

这个故事讲过很多次,每一次讲起还是让人心潮澎湃——一个紧挨上海的空心村,因为一群城市理想者的到来开始复活。人们在这里建起一栋栋极具设计感的房子,每天划划船、养花种菜、晴耕雨读......把诗与远方落地成现实。

这里,就是乡伴旗下的乌托邦式小村落——理想村。

初来者的印象都差不多,一个保持着原有肌理的江南水乡:纵横交错的水网贯穿整个村子,就像是“村道”,傍水而居的家家户户,都有自家的小码头和划艇,出去串个门就划个船,就跟跨辆自行车一般方便。

亲水平台边,阳光正好,水波粼粼。有许多老人,更多的是年轻人和孩子们,人们正悠闲地聊天、小坐,音乐人正即性表演着节目。一个“中国乡村微缩版的阿姆斯特丹”,跃然眼前。

然而空气中永远有着泥土翻新的味道,来的次数多了,就会发现每次都有新变化:转眼村外稻田已收割,地里播撒上了油菜;村内这里添上一座民宿,那里又有了一家书店,村深处一家博物馆开始开工建设。正因为蕴含着太多的可能性,理想村最终“定格pose”是怎样,无人知晓。

这,才是未来乡村最有魅力的地方。

它不再只是怀旧的代名词,

而是一片充满迷人未知的“故乡”。

no.2 | 贰

任何一个有意思的村子

都是从一群有意思的人开始

与所有那些所谓的示范村相比,它是一个“活着”的村子,一群好玩的人,带来一群“高度人格化”的商业业态——民宿、书店、咖啡、工作室、田园美食餐厅、自然学校、丛林酒吧、高端服饰买手店……

就像你去南法的乡村,当地人会告诉你,哪家面包师的面包很好吃,哪个铁匠那里有上好的铁器,哪家会有最好的黑松露,哪位先生的庄园窖藏着上了年份的好葡萄酒。

一进计家墩,鼻子就受到馥郁咖啡的“惊艳一击”,这是coco的乡村咖啡馆——拾月咖啡,据说拉花摩卡是她们家的一绝;

走进庭院里缀满火红柿子的陶庐,涛姐带着一群小朋友正安静地“捏着泥巴”上着陶艺课,空间里到处摆满着造型别致的陶土手作。

在水牛书屋,你可以安安静静地翻翻书,外面河道泛着的波光,穿过窗户,陪在你身边。

在爿木工坊,老柴会教你和你的孩子,一起慢慢地做一个木陀螺,玩具也许他只会玩一阵,但那段时光他会记很久很久。

在空船坊,你甚至可以和主人打造出一条自己的船,取一个好听的名字,在村里的水道上畅游一把。

每个商家,都有各种活动,一到周末,各处都是手工课,生活美学课、诗歌分享会、烹饪美食节……而村里,还会定期“造节”,串联起各个商家的活动。

如果再早来一个月,你会看到深秋的稻田,像大自然打翻了调色板,渲染上一片金黄。在村公告牌上,写满“田上生活节”的各种精彩活动预告——“风景的回声“画展,田上音乐会、荒草丛生摄影展、稻田瑜伽、村宴、乡村露天电影和村口市集......

眼下寒冬已至,理想村又即将办起一年一度的“冬汤节”,村民支起大锅,进村就给人送一口温热的汤,村子里家家精心筹备特色汤底,从村头走到村尾,能吃上十几种口味不同的火锅,全村共煮,热气腾腾。还有周末的火舞、烟火、篝火表演,燃爆跨年季。

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这个村落就是个“开放源程序”的安卓平台,那些商家,就是一个个满足不同爱好和兴趣的app,实时更新,各种好玩的活动,只等你去“下载”。最新版的计家墩地图中,业态编码已经写到了33。

no.3 | 叁

一家人花了三年,在这里一起盖房子

在这些人中,无象归园的主人大邢绝对是特立独行的一位。花了三年时间,在这里慢悠悠地做着他的民宿。

1987年,大邢8岁,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,身为建筑工的爸爸老邢,造起了村里第一栋三层楼。

这件事也直接影响了大邢,让他后来成为一个设计师。

在上海,大邢先后供职于日清、马达思班,2009年在上海,创立了自己的大形设计事务所,成了家、立了业、膝下三个孩子,人生就像上了高速,一路顺遂。

但在城里呆久了,大邢觉得有点倦,孩子们的生长空间也太小,他想起儿时的乡村,稻田溪流,花鸟虫鱼,那是一个让童趣可以无限展开的地方。

民宿的建造过程,他让三个孩子全程参与,老建筑工老爸也过来帮忙,这里的一砖一木,都是一家人的共同记忆。

让他没想到的是,孩子们对造房子这件事乐趣无穷,直到现在,民宿都盖好了,每次说起去民宿,孩子们都说成:“去工地。”

建造无象归园的这三年,孩子和房子,一起生长。

现在,大邢和孩子们在这里,每天天不亮,就被孩子们叫起来看日出,每天晚上7点半,吃过晚餐,与母亲一起读一些古文,孩子们就去睡觉。

没有iphone 和ipad,孩子们摸鱼、划船、种菜,在田野里自由奔跑,乡村是最好的老师,给他们强健的四体,教他们分辨五谷和时蔬。

这所房子,就像一个节点,让他和父亲,和孩子,那渐渐疏远的线,重新聚在一起。

而大邢不仅给自己在乡村造了家园梦,也在为别人造梦乡野。在计家墩,至少20%的建筑出于大邢之手。

有人用建筑选择生活,大邢在无意间还用建筑选择了自己的邻居。紧挨着无象归园的就是萱舍微民宿的一期,两栋合院建筑完美地“长”到了一起,中间隔着一条窄窄的巷道,站在二楼露台彼此互为风景,共同通往后面广袤的田野。

喜欢微民宿而常住在这里的新村民,也对无象归园的大院子心生亲切,邻居相见,很热情地打着招呼。在乡间,院子的大小并无差别,只是心灵在那一刹所刚好需要的尺度:

小院子可以“隐”,与家人私享一段时光,听风看雨;大院子则没有围墙,可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谈天说地,蔓延到整个乡野,都是无边的“客厅”。

no.4 | 肆

it精英租下民宿

送给自己和父母的田园生活

很多人年轻人都往城市里跑,他们却往乡村跑——作为村里拥有民宿的年轻人之一,计家墩微民宿业主亚楠,是最为特别的。

亚楠对生物医学和公益领域很感兴趣,17年来上海创业做it与公益,致力于救命和延长生命的事业。

作为一个外地独生子,亚楠过去和父母一年只能相聚一次;想把父母接到身边,但上海房价过高,父母也不想再过钢筋水泥的生活。

后来来到计家墩,看到这里的微民宿,不但有房子,还有50平米的院子和半亩菜地,离上海也就40分钟,亚楠毫无犹豫地租下了2套微民宿(20年使用权),一套留给父母田园养老,一套用作自己田园度假。

“来到这里后,可以说进入到人生的第二阶段。以前是非常快速地打拼,消耗身体;现在则慢下来了,自己创业做it,可以经常远程办公。每天早上,坐在院子边或露台上,来杯咖啡吃个早餐,打个电脑开始工作,偶尔有兴致就去划个船。”

“以前觉得有些事需要财务自由后才能做,现在觉得随时都可以。我在国内外旅行时,认识世界各地的人,享受旅途中的新鲜感与归属感。如今这些在计家墩也可以获得,每天都能遇到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人。理想村可以呼吁世界各地的小伙伴来做农活、造村子、各领域创新探讨和试点,从而相互成长,甚至影响世界。”

而亚楠的父母,在后院种满了各种蔬菜,农作空闲下来,两个人在静谧乡野读书、如今忙碌又充实。附近,还有杭州、苏州、周庄、千灯古镇、锦溪古镇等风景,父母有时开车小游,古桥石路、溪流婉转,这老年生活,过得是有滋有味。

“在上海即使上千万也未必能买到满意的房子,更买不到大自然。住在这里,每天出门还能看到白鹭、鸭、大白鹅,是真乡野。”用他的话说:“完美解决了我的最大痛点。”

no.5 | 伍

媒体记者回到乡村

“我的后半生”就做一个陶人

同样在上海,这个以速度自豪的城市,汪涛也做过三年的媒体记者,七年的上市公司任职,然后辞去工作全职在家带两个娃。

35岁,回忆以前,觉得只有一个字——快,没心情看风景,没精力过日子。

而这后半生,她想做点自己想做的事。

一次偶然,她接触了制陶,从此她发现了自己真正想干的事。于是从零开始,从一个学徒开始,一头扎进了陶土的世界。

来到计家墩以后,她发现这个枕水村落,简直就是她后半生的最理想归宿。生活的节奏,就像那河道里的水一样,悠悠地流,人可以静下来,过一种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三年前的陶庐门口

三年后的陶庐门口

于是,她在这里租下两个建筑空间,开起了陶艺民宿——陶庐。这里的每一件小物件,都是她和家人亲手制作的。

在这里,除了可以体验丰富的陶艺课程,还有设计感爆棚的民宿,住在房间里,就能看见小河,有时成群的鸭子从你窗前游过。

如今的她,每天在这里做做陶艺,在庭院里喝喝下午茶,时不时的,有朋友们来串门,来做做陶艺,来取几样自己的手作。

好客的汪涛,精心布置了一个超级大的后院,在院子后面种满格桑花,周末,院子化身各种婚礼派对的热闹现场;平时,或是一次村民在闲暇时的电影分享,或是一群文学爱好者的读书聚会。

总有朋友问她,现在的生活与当初的想象有没有不一样?她说,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,很好,我很知足。

就像陶庐的那句口号——“慢下来,发现生活本来的样子。”

no.6 | 陆

人生上半场已结束

这里是我往后20年的家

建筑设计师天乐,曾在海外留学工作十余年,但内心深处对乡村的爱从未减退。她的寻乡之旅,就像是一列漫长的火车,沿途都是大城与小镇的风景。她喜欢旅游,把旅途中的风景用水彩记录在明信片上,把每一个地点连起来,就形成了人生的轨迹线。

11月,天乐姐亲手设计和打造的萤火虫来光之营民宿在村里开业。她说:“光之营是我人生上半场的整合。”

在天乐的童年记忆里,乡村是天光破晓的清亮鸟鸣,是挟着稻花香的腾腾热气,是袅袅炊烟中回荡的孩童笑闹,让人舒心而踏实。

在来到计家墩之前,天乐姐并不是没有见过符合理想状态的村庄,但这里最合适。一个很宁静的原生态乡村,有萤火虫、有树林、有河、有船、有稻田、有日出日落:离上海很近,可以一天之内往返。更重要的是,这里聚集了一群有趣的“新村民”。于是她选择租了一下微民宿,并开始酝酿一个更大的造梦计划。

如果说微民宿是天乐姐回乡的起点,而光之营则让她对乡村的热爱生根发芽,也带给她更多思考与灵感。

营地最终取名为firefly光之营。萤火虫是流动的微光。天乐姐认为这正像每个个体的生命之光,虽然微小,都蕴含着天赋和能量。接下来她还要筹备自己在理想村的首个个人水彩画展,主题将继续围绕着萤火虫和生命路途中那些“闪光”的相遇。

“生命的意义就是不断寻找,直至发现自己的天赋。”作为理想村里唯一以乡村营地做定位的民宿,天乐姐希望每个来到理想村,来到营地的年轻人,在更自由开放的乡村地域中,发现自我,绽放出内心的火花。

no.7 | 柒

乡间一席座,谈笑与君期

像这样有理想、有故事的“新乡绅”,在理想村还有许许多多。关于理想村的故事还在继续“更新”。

现在的城市,到处是算法、智能、大数据,最好一切都是“无人化”。

它一定会变得越来越高效,未来越来越可“预见”,也会变得越来越无聊。

但在乡村,那些有意思的人,那些深度链接的社区关系,会逐渐生长出它最具魅力的“根系”,在这里,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存在,每一天都有新的可能发生,这,才是乡村的生命力所在。

就像乡伴的总设计师朱胜萱所说的:“一群人的梦想,才是理想村。”一群理想村,则是拥有无数种可能性的中国乡村未来。理想村,就是要要把五湖四海拥有诗酒田园梦的人聚集到“一起”,共创、共享、共建。

成为理想村新村民,从基础的社交、会谈,探讨更多共创机遇。甚至到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与天马行空的创意,都将得到理想村的“无限助力”。而全国各地14座理想村,也都是你在乡野的“无边”客厅。

12月14日,计家墩·理想村乡绅会客厅邀您来乡野,听这些返乡归来的理想村村民,说说他们安居乡间的生活感受。一群人的理想碰撞在一起,所迸发出的火焰,将会是这个冬日最热血的场景。

no.8 | 捌

一间微民宿,成为新村民

让自己与“速度”远一点,让自己与“生活”近一点。

在计家墩,现在也你可以租一套乡村微民宿,与一群有意思的人做邻居,让今后的人生,可以有另一种有趣的打开方式,庭院烹茶,乡间种菜,划划船,钓钓鱼,串串门……

微民宿,简单来说,就是“共享民宿”,招募每一间房的主人成为新村民,同原舍团队联合运营起一间个性化有温度的水乡小院。让向往美好,热爱生活、乐于分享的人走到一起。

(微民宿二楼露台实景)

成为微民宿主人把对未来生活的理解和期许融入到每一个细节。按照自我的喜好,布置房间、农田、院子。按照自我的时间,24小时优先入住、招待亲友、安心创作。按照自我的规划委托给专业的民宿。而运营的绝大部分收益归微民宿主人。

既是主人,也可以是自己微民宿的“常客”。这样灵活的运营方式与体验方式,让生活变得拥有更多可能性。房子不仅仅只是屋所,不仅仅是身体的“容器”,它更是安放“理想”与“灵魂”的地方。

成为新村民

拥有20年理想生活

扫描二维码

咨询微民宿长租

咨询电话:18521942132

(同微信,加好友备注:计家墩理想村)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hollymoviez.com岳峰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